我們應該歡呼喬夫作為一個保護性的“宇宙目標溫柔”,還是害怕它作為死亡和毀滅的使者?

文章作者:管理一號 | 2020-02-25
字體大小:

無法想象木星發生過多少次小行星撞擊事件

你在監視木星嗎?作為行星之王,喬夫在向另一個精密的對峙方向前進時,展現了一個充溢效果的旋轉高層大氣,這是一個值得望遠鏡研討的對象。

木星碰擊,1994年7月蘇梅克-列維9號彗星對木星的碰擊,由哈勃太空望遠鏡捕捉到。材料來歷:R.Evans/J.Trauger/H.Hammel/HST彗星科學團隊/美國宇航局。

來自西班牙畢爾巴鄂工程學院、法國地理學會、愛爾蘭都柏林的Meath地理小組、澳大利亞地理學會和西班牙的Esteve Duran地理臺的一項風趣的國際研究給了我們一個或許的迷人和令人鼓舞的時機,另一個要密切重視老喬夫的原因是:木星或許只是在一個比曾經想象的更經常的基礎上被小行星碰擊。

這項研討特別風趣,由于它主要重視的是近年來業余成像者和觀察者記錄的亮光。特別是,研討人員重視的是2016年3月17日和2017年5月26日發生的碰擊事情,以及在高層大氣中測得的外來(世界起源)塵埃的比較。這使得研討人員得出了一個風趣的估量:木星很可能每年被一顆直徑5-20米的小行星(相比之下,車里雅賓斯克小行星的直徑估量為20米)碰擊10-65次,盡管研討人員揣度,每0.4到2.4年左右,專門的查找可能只能捕捉到一次碰擊亮光或疤痕。

將這個撞擊率與地球進行比較,地球每半個世紀左右就會被一個車里雅賓斯克巨細的20米撞擊器撞擊一次。順便說一句,咱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清楚這一撞擊率對地球的影響,這主要是因為美國國防部在太空中的機密財物一直在監視核試驗和導彈發射,而這些財物偶然也會撿到流星“光彈”

小行星撞擊地球的時間跨度超過20年。美國宇航局/行星科學。

我們或許從未見過流星碰擊木星的一個原因是,天文學家(無論是專業的仍是業余的)從未想過要尋找它們。給我們敲響了警鐘的是1994年7月蘇梅克-列維9號彗星的碰擊,這一事件由新近翻新的哈勃太空望遠鏡見證,因為碰擊后的傷痕在數周后的后院望遠鏡中很簡單看到。早在那一天,在碰擊發生的前幾天,投機活動就猖狂起來:碰撞會不會看得見?或許,巨大的木星會毫不打嗝地吞下彗星的碎片嗎?

澳大利亞業余天文學家安東尼·韋斯利(Anthony Wesley)也捕捉到了一個有趣的碰擊在2009年,每隔幾年左右,我們就會聽到一個關于木星云頂的難以捉摸的閃光的音訊,有時經過二次獨立觀測或由此產生的碰擊疤痕得到證實,有時則沒有。

2009年7月19日拍攝的木星上的一個撞擊疤痕。圖片來源:安東尼·韋斯利。

當然,有一些因素會降低所說的理想沖擊率與實際觀察到的沖擊率。總有一個月左右的一年,例如,木星在太陽的遠側接近太陽合點,超出觀測規模。而且,咱們在任何時候從地球的角度看,都只能看到一半的木星圓盤,而且夏天晚些時候,咱們將在環繞木星的軌道上失去僅有的一對眼睛——美國宇航局的朱諾太空船——除非在最終一分鐘延伸任務。

然而,從另一方面來說,木星是一個快速旋轉體,每9.9小時繞它的軸旋轉一次。這也意味著在挨近對立面時,你也能夠在一個晚上通過一個完整的旋轉來追尋木星。

尋找木星:早上6點左右向東看。

然后是這顆行星在天空中的方位:目前,木星正穿過天秤座南部,木星的對立面每年沿著黃道向東移動大約一個天文星座。木星在2019年底沿黃道探底,直到2022年5月才會在赤道以北彈出。當木星在南部的時候,雖然北方的觀察者不可能對其進行監視,但我們在這段時間內肯定會發現更多的觀測缺口。

海爾-博普彗星1996年在木星附近的近距離進港通道。圖片來源:美國宇航局/噴氣推進實驗室。

咱們應該歡呼喬夫作為一個保護性的“宇宙目標溫柔”,還是懼怕它作為死亡和毀滅的使者?有理論以為,木星可能兩者兼而有之:例如,1997年木星改變了海爾-波普彗星的入軌路徑,將其軌跡周期從4200年縮短到2533年。2000年出版的《稀土》一書乃至將木星作為宇宙碎片清掃器的假定作為地球上生命進化的因素之一……假如這是真的,那就是一個不完美的假定,因為地球的確依然遭到碰擊。

Copyright © 2009-2016 外星探索www.33372652.buzz 版權所有 關于我們| 法律聲明| 免責聲明| 隱私條款| 廣告服務| 在線投稿| 聯系我們| 不良信息舉報
七乐彩中奖规则及奖金